北京嘉德幼儿园预收学费1600万不退 还没开学就花

2020-05-07 06:05:12 栏目 : 高校微信 围观 : 评论

  “今年1月6日,北京市朝阳区嘉德蒙台梭利双语幼儿园(下称嘉德幼儿园)要求家长预交2020年2-7月托育费,我家两个孩子已支付共计159762元,老大81636元,老二78126元,含学费、餐费、校车费。”4月25日晚,两个孩子就读于嘉德幼儿园的妈妈张丹丹(化名)向21新健康记者反映,因为疫情孩子一直没上学,但幼儿园预收的学费居然不退了。

  据介绍,受疫情影响,幼儿园至今未开学,4月初家长们委托家委会跟幼儿园协商退园及退费。4月17日,幼儿园代理园长及幼儿园上属机构威德国际教育集团相关负责人当面答复:“2019年12月-2020年1月,共计收到202位家长缴纳的学期费用1600万(左右),其中成本是1550万,利润51万4千;朝阳园为申报一级一类幼儿园,增加了很多消防审核设备,大概投入500多万。改造硬件设施费用都还拖欠着供应商,都需要支付。”

  但家长们认为,预付学费不应用来冲抵集团运营费用,2020年幼儿园教育服务未执行,理应退还全部预付学费。4月20日,家长就此向北京市教委反映,21日得到书面答复是“幼儿园已经收取但未发生的服务费用应退还”。

  4月24日,威德国际教育集团给出了嘉德幼儿园的退费政策,要退园的需签退费合同,“从签字日起,退还合同签订之日起至本学期结束之日(2020年7月)期间的学费、校车费、餐费”;选择继续上学的,缴纳本学期学费的40%,自然顺延。在之前家园沟通会上,园方表示疫情期间幼儿园也有成本支出,希望家长理解特殊情况。

  家长们则表示,预收费用本来就不合理,教委也要求退费,为什么幼儿园不能执行?

  截至发稿前,21新健康多次拨打嘉德幼儿园园长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01

  1600万没开学就基本花完了?

  据公开资料,嘉德幼儿园是威德国际教育集团旗下在北京地区的三家幼儿园之一。威德国际教育集团在官网介绍说,其在中国拥有国际学校和多所双语幼儿园,已覆盖北京、上海、成都、青岛、天津等主要城市,自创办以来已有超过10,000名学生。

  嘉德幼儿园是北京市一级一类的民办幼儿园,也是一家高端幼儿园,收费并不低。

  以本学年为例,第一个学期2019年9月2日至2020年1月7日,国际双语班合计65234元,国际班69234元;第二个学期2020年2月4日至2020年7月10日,国际双语班合计95436元,国际班101436元。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我家两个孩子已共计支付了159762元,老大81636元,老二78126元,含学费、餐费、校车费。我们2019年入学至今,两年已交过4次学费,总计538980元(上学期56034+53694元,下学期81636+78125元,两年),学校并未主动开具、实际上也没有开具发票。有家长说,从2019年至今,学校都不再主动为家长开具发票了。”张丹丹说。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张丹丹说,因为疫情,从2020年开始至今,嘉德幼儿园一直未开学,4月初家长们委托家委会跟幼儿园协商退园及退费。4月17日,嘉德幼儿园代理园长及幼儿园上属机构威德国际教育集团相关负责人进行了当面答复。

  21新健康获得了上述答复录音,其显示嘉德运营管理中心和嘉德幼儿园相关负责人与家委会双方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沟通。家委会代表提出3个诉求:即将毕业、要选择幼小衔接的孩子全部退学费;5成家长选择继续留园,学费顺延或是退费后重新交纳;对于暑期补课及课后补课,有待商榷,应该自愿原则。

  而嘉德集团运营管理中心方面介绍说,在疫情的特殊时期下,嘉德幼儿园没有降低老师工资,也在进行疫情防护工作,因此在此期间仍有成本支出,并介绍了费用问题及退费政策:

  1 费用问题

  2019年12月—2020年1月,共计收到202位家长缴纳的学期费用1600万(左右);目前成本是1550万,利润51万4千,利润率3.2%;而嘉德幼儿园园再造硬件设施的费用还拖欠着供应商。

  2 退费政策

  涉及到的退费问题,校方给出现有方案如下:

  毕业班学生退费30%-40%;

  继续在嘉德上学的学生:本学期学费不退,下学期给予5%的学费免除;

  退学或选择不在嘉德就读的学生:退返本学期50%的学费。

  嘉德运管中心反馈,目前关于退费问题,教委没有任何规范文件,需要校方集团和家长自行协商沟通;而校方集团也表示,如果教委出台需全部退费的硬性规定,校方会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后续工作。

  基于4月17日嘉德运营管理中心提出的解决方案,家委会进行了对相关解决方案看法的问题调查,截至4月19日上午共有139位家长参加,普遍表达了强烈的不信任感。

  1、99.28%的家长选择退费;

  2、75.54%选择100%退还学费;

  3、84.17%认为对于退费方案,学校应该公示合理的计算逻辑;

  4、83.45%期望学校退学费的方式是退回原有支付渠道,16.55%愿意转作下一年学费;

  5、82.01%认为学校的退费政策会影响下学年学位、支付定金等事务,并希望明确退费方案后再决定;

  6、27.34%将继续在嘉德上学;21.58%即将毕业,不在嘉德上学;51.08%表示不确定;

  7、对于补课政策:76.98%表示不认同,2.88%认同,20.14%需要学校与家长沟通再确认补课方案;

  8、未开学期间录制短视频分享班级群与孩子互动的方式统计:13.67%认同,81.29%不认同,12.23%选择其他。

  4月20日,家长们也就此向北京市教委“投诉”,4月21日得到书面答复:“幼儿园已经收取但未发生的服务费用应退还。”

  02 退费40%的40%?

  4月24日,家长们等来了威德国际教育集团给出的嘉德幼儿园的《退费政策》:

  1、对要求退费的家长,双方签署一份解除《入学协议》合同书,退还自解除合同签订之日起至本学期结束之日(2020年7月)期间的学费及全部餐费、校车费、嘉德艺术团费(如已缴纳尚未使用),将在30个工作日内退还。

  2、 对愿意让孩子继续留校的家长:

  (1)本学期学费的40%自然顺延;

  (2)本学期餐费、校车费、嘉德艺术团费(如已缴纳尚未使用)可以100%顺延;毕业班孩子在本学期期末仍未使用的餐费、校车费、嘉德艺术团费,将于本学期期末结束后全部退还。

  这些费用让家长们震惊,但更让张丹丹等家长们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退费只有“40%的40%”。“像我家差不多交了16万,只能退2.56万,还有很多新生一天都没去过幼儿园的,也是这样。根据班主任答复,餐费之类也是按40%退,孩子一顿饭都没在幼儿园吃过,也不知道按什么道理扣餐费的?”张丹丹说。

受访者供图受访者供图

  03 疫情的“锅”?

  威德国际教育集团相关负责人在上述沟通会上指出,疫情之下,幼儿园也做了很多工作,包括线上教学、家园沟通等,希望家长能共担风险,换位思考。集团有成本付出,也是想把幼儿园继续办好,等疫情结束,孩子们能回归,再协商定下解决方案。

  对此,家委会代表表示选择嘉德,是认可其教育理念及课程模式,但对于管理方面并不认可,因为园方在疫情期间并没有主动沟通退费等问题。“幼儿园的线上教学,家长们并不认可,因为没有通知这是一种替代教学,幼儿园也没有与家长们有效沟通;而且嘉德推崇的蒙台梭利教学法,线上教学无法替代线下的,不然家长们也不会花高额学费送孩子去幼儿园。”

嘉德幼儿园教室 图源:嘉德蒙台梭利双语幼儿园官网嘉德幼儿园教室 图源:嘉德蒙台梭利双语幼儿园官网

  家长们认为,预付学费不应用来冲抵集团运营费用,2020年幼儿园教育服务未执行,理应退还全部预付学费,而且国家已经指出预付费用不合理。

  2020年4月10日,教育部官网发布的《教育部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学校收费有关问题的预警》中,明确提到“各类学校和幼儿园学不得跨学年或学期预收任何费用,例如费(保教费)、住宿费。未住宿不得提前收取住宿费。已按学年收取的住宿费,应根据实际住宿情况合理确定退费办法”。

  对此,嘉德方面解释称,国家上述政策是特别针对疫情期间不允许提前预收费用,而之前为扶持民办幼儿园,是允许提前预收费用的。

  家长们整理的资料显示,在北京与嘉德同类规模和标准的幼儿园中,耀华、巧智博仁、绿橙、德育苑、好思之家、家育苑等都给出了全部退费或全部顺眼到下学期的答复。而24日威德国际教育集团给出的退费政策中,则是参考了京西、哈罗、北京英国学校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京西等幼儿园是k12教育,属于可占位学校,而嘉德幼儿园仅仅是幼儿园,没有直升小学、中学等配套资源,所以退费方法也不应参考k12类型学校,而是参考同类标准和规模的双语幼儿园。

  北京某律所的律师就此问题分析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当事人迟延履行后发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责任。本法所称的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

  而本次疫情的突发是无法预料和避免的,致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应适用不可抗力的相关规定。家长与幼儿园签订的合同中有约定不可抗力情况下,双方可解除和变更协议。受疫情的影响,幼儿园至今尚未开学,对于幼儿园前期预收的学费等费用,家长可以凭借相应的合同、缴费凭证等主张退费。

  就上述退费情况,家长们也向北京朝阳区教委进行了反映,家长何苗苗(化名)表示,于4月26日得到北京朝阳教委回复,对方说负责搭建沟通平台,建议费用问题与园方慢慢协商。

  同日,何苗苗也向北京市教委反映了关于民办学校能否预收费的问题,对方说发改委发过文件允许民办学校收一学期的费用,但能不能提前收,他们也无法很好解读,家长可直接咨询发改委。

  另一方面,北京市教委表示,目前北京市委、区委已经了解嘉德退费事件,在协商处理中,预计15个工作日回复;嘉德属于民办幼儿园,退费需要家长与学校沟通协商达成一致,如果园方的单方面要求家长不满意,一定不能签署任何协议。

  事实上,嘉德幼儿园的退费问题并非孤例。受疫情影响,多地多家民办幼儿园均面临“无法开学,预缴学费需退费”的问题,但幼儿园也要维持开销,部分民营幼儿园甚至陷入了资金链困境,直接面临生存问题。

  4月8日,河南省民办教育协会和河南民办教育研究院共同发起了一份新冠疫情对幼儿园影响情况的调查问卷,获得有效填写1168次。

  在房租减免情况调查中,989人选择了“无减免”,占比达84.67%;32人选择“全部减免”,占比仅3.17%。

  在员工薪资发放情况调查中,仅60人选择了“全部发放”,占比5.14%;248人选择了“无发放”,占比21.23%。

  在本学期保教费预收情况调查中,82人选择了“全部预收”,占比7.02%;295人选择“没有预收”,占比25.26%;773人选择了不同比例的预收选项。

  其中“尚能维持多久?”的调查数据最为扎眼:675人选择“已无法维持”项,占比高达57.79%;362人选择能维持“1—4个月”,占比为30.99%;仅107人选择能维持“4个月至1年以上”。

  在开学准备情况调查中,560人选择“准备就绪,没有问题”,占比47.95%;508人选择“正在准备,问题不大”,占比43.49%。

  疫情之下,民营幼儿园如何度过危机,家长们如何获得退款,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相关文章